首页 > 正文
江西治癫痫的医院有哪些,杭州看癫痫病正规医院,上海治疗好癫痫要多少钱

杭州哪家可以治疗癫痫病啊,南京著名医院癫痫专病哪些,南京治癫痫病医院特色技术,南京癫痫病医院哪家治疗好,南京有专家的癫痫病医院,安徽中医怎样调理癫痫病,江苏哪里治疗小儿癫痫病好,安徽三甲医院治疗癫痫费用,江西治癫痫的有名的医院,杭州癫痫治疗专科医院

  原标题:击败市明的日本拳王竟在国内卖苦力,他想着再来中国一战

邹市明遭遇木村翔重拳。IC 图

  距离日本拳手木村翔7月28日战胜邹市明已经过去了三个多月,这位WBO新任拳王回国后的日子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没有本国媒体的竞相拜访,也没有赞助商的蜂拥而至,木村翔还是那个小人物。

  事实上,除了多了一辆代步的电瓶车,木村翔依然过着早上七点就开始为居酒屋送货的生活,金腰带甚至长时间收在租住的8平米小屋的床底下……

  而针对“这个小人物”,邹市明方面也希望再度夺回金腰带。

  据澎湃新闻记者了解,邹市明团队计划先等待年底木村翔和五十岚俊幸的比赛,倘若木村翔卫冕成功,邹市明再次挑战木村翔则众望所归。

木村翔。

  没钱,不舍得吃大碗牛肉盖饭

  “如果下场比赛的对手能确定,应该能赚更多些钱,也许那个时候就不用去打工了。”

  这居然就是新晋拳王木村翔当下最真实而简单的愿望。近日,《搏击周评》主创团队和国内资深拳击人士来到日本,走进了木村翔的生活。

  在中国拿到金腰带回国的当晚,木村翔和教练奔跑着去赶最后一班轨交而没有选择打车,当时多少就让外界对他的生活有所预判,但真实情况还是大大超出了人们的想象。

  早上七点前就赶到就职的荒木运输公司,负责把需要运送的酒品分敛装箱,约莫25公斤的啤酒罐靠一个人的力量抬上卡车,再分别送往下了订单的居酒屋……

  和大多数职业拳手早上晨练不同,木村翔甚至连吃早饭的时间都没有,更别说训练了。

木村翔在上海获得金腰带。

  上午干到十一点半,下午还有两个小时的工作,一周上三到四天,“临时工”木村翔显得很辛苦,午饭通常就在便利店买个便当解决,有时候会在去吉野家吃小碗的牛肉盖饭,差不多20块人民币。

  “偶尔也会来个大碗的,没办法,没钱嘛。”在被问到会不会加个生鸡蛋,木村翔憨憨地笑着,“不会,不会,那太浪费了。”

  木村翔与人交流时脸上总会带着习惯性的微笑,但你明显能够读出他生活的不容易,他渴望能够专心打拳,不过一份送酒的工作对于当下的他同样珍贵。

  “现在不能不干,还得先顾着生活啊。”作为一个送货员,木村翔的住所是一间租住的8平米小屋,每月租金5万日元,约合人民币3000元。

  “贵吧?!”嘴里吐出这简短的一个词时,你能感觉到这是木村翔最真实的反应,不加任何掩饰。

木村翔在运输公司打工。

  

  事实上,从这个日本年轻人进入中国体育的视野以来,他就一直受困于经济。

  为了筹措来中国比赛的费用,他的比赛短裤上印满了广告Logo,但最高的一家赞助费不到2万人民币。

  意外击败邹市明凯旋,生活也没有实质的改变。但木村翔获胜后还是给自己买了一个奖品,他嘴里的奢侈品就是一辆安装了电瓶的自行车,价值不过人民币3000元……

  木村翔一直没有透露自己从那场拳王争霸战中拿到多少出场费,“这是秘密。”

  当听闻邹市明可能在这场比赛中拿到了300万人民币(邹市明官方宣布1000万人民币)时,木村翔很快回应“这不是真的”。

  而据澎湃新闻记者了解,木村翔在上海一战的出场费实际在2万美元左右,如果属实,这已经是他职业生涯最高的一笔出场费。

  但在物价昂贵的东京,这笔奖金根本无法让木村翔去过人们想象中拳王的优越生活。

木村翔在运输公司打工。

  与经济上改观不大相比,日本国内媒体和观众对他的态度恐怕更让远在中国的看客们意外。

  木村翔告诉中国媒体,自己工作的场所没有人知道他是冠军,他练拳的青木拳馆也透露,从未有日本电视台来拍摄过木村翔。

  “在日本没有上过电视是成不了明星的。”木村翔的想法很朴实,现在他只能通过在一些比赛前去场馆摆摊签售来提高自己在拳迷和观众心中的知名度。

  所售卖的东西除了签名照片,就是一件售价在210元人民币的纪念T恤,这(制作纪念T恤)是青木拳馆在木村翔获胜后唯一能为他做的事情。

  摊位前,木村翔的一袭西装和吆喝售卖的摊贩身份有些格格不入,他的那条象征着职业拳击界至高无上地位的金腰带则躺在一堆纪念品上,路人少有人问津。

  按照木村翔的说法,“倒是有更多中国人认识我,在日本已经有十多次被中国人要求合影”……

木村翔给拳迷签名。

  木村翔渴望通过职业拳击改变命运,但命运似乎还未伸出橄榄枝,可以肯定的是,这个年轻人的路还会继续走下去,一如他在上海出赛时的那首出场音乐《永远年轻》。

  “如果下场比赛的对手能确定,应该能赚更多的钱,也许那个时候就不用去打工了。”

  这是木村翔的愿望,而在上月底木村翔的卫冕战对手终于确定,为该级别头号挑战者五十岚俊幸。

  事实上,在卫冕失败后,邹市明方面也在积极磋商二番战的事宜。为了第一时间“复仇”,邹市明与妻子冉莹颖甚至飞赴美国与WBO进行沟通,但遭到拒绝。

  与此同时,WBO也没有给木村翔捏软柿子的机会,要求他在90天内进行强制卫冕(与排名最靠前的选手对战),这不能不说又是小人物木村翔一路荆棘的写照。

 

  原本木村翔对于再战邹市明十分乐意,毕竟可以带来更大的关注度和更高的出场费。

  但目前邹市明方面在不能确定比赛对手和日程的情况下只能静观其变,据消息灵通人士透露,邹市明未来三个月不会赛事安排,一切都等待年底木村翔和五十岚俊幸比赛的结果再做打算。

  倘若木村翔卫冕成功,邹市明挑战木村翔众望所归,一旦木村翔失利,邹市明及其团队很可能放弃PK木村翔的计划,转而挑战五十岚俊幸。

  五十岚俊幸曾在业余赛场惨败于邹市明,中国拳王有信心也有需要一战……

  看上去,从关注度和市场价值而言,输了拳的邹市明还有很大的回旋余地,而缠着金腰带的木村翔则需要靠拳头为自己争夺饭碗。

责任编辑:桂强

  原标题:击败市明的日本拳王竟在国内卖苦力,他想着再来中国一战

邹市明遭遇木村翔重拳。IC 图

  距离日本拳手木村翔7月28日战胜邹市明已经过去了三个多月,这位WBO新任拳王回国后的日子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没有本国媒体的竞相拜访,也没有赞助商的蜂拥而至,木村翔还是那个小人物。

  事实上,除了多了一辆代步的电瓶车,木村翔依然过着早上七点就开始为居酒屋送货的生活,金腰带甚至长时间收在租住的8平米小屋的床底下……

  而针对“这个小人物”,邹市明方面也希望再度夺回金腰带。

  据澎湃新闻记者了解,邹市明团队计划先等待年底木村翔和五十岚俊幸的比赛,倘若木村翔卫冕成功,邹市明再次挑战木村翔则众望所归。

木村翔。

  没钱,不舍得吃大碗牛肉盖饭

  “如果下场比赛的对手能确定,应该能赚更多些钱,也许那个时候就不用去打工了。”

  这居然就是新晋拳王木村翔当下最真实而简单的愿望。近日,《搏击周评》主创团队和国内资深拳击人士来到日本,走进了木村翔的生活。

  在中国拿到金腰带回国的当晚,木村翔和教练奔跑着去赶最后一班轨交而没有选择打车,当时多少就让外界对他的生活有所预判,但真实情况还是大大超出了人们的想象。

  早上七点前就赶到就职的荒木运输公司,负责把需要运送的酒品分敛装箱,约莫25公斤的啤酒罐靠一个人的力量抬上卡车,再分别送往下了订单的居酒屋……

  和大多数职业拳手早上晨练不同,木村翔甚至连吃早饭的时间都没有,更别说训练了。

木村翔在上海获得金腰带。

  上午干到十一点半,下午还有两个小时的工作,一周上三到四天,“临时工”木村翔显得很辛苦,午饭通常就在便利店买个便当解决,有时候会在去吉野家吃小碗的牛肉盖饭,差不多20块人民币。

  “偶尔也会来个大碗的,没办法,没钱嘛。”在被问到会不会加个生鸡蛋,木村翔憨憨地笑着,“不会,不会,那太浪费了。”

  木村翔与人交流时脸上总会带着习惯性的微笑,但你明显能够读出他生活的不容易,他渴望能够专心打拳,不过一份送酒的工作对于当下的他同样珍贵。

  “现在不能不干,还得先顾着生活啊。”作为一个送货员,木村翔的住所是一间租住的8平米小屋,每月租金5万日元,约合人民币3000元。

  “贵吧?!”嘴里吐出这简短的一个词时,你能感觉到这是木村翔最真实的反应,不加任何掩饰。

木村翔在运输公司打工。

  

  事实上,从这个日本年轻人进入中国体育的视野以来,他就一直受困于经济。

  为了筹措来中国比赛的费用,他的比赛短裤上印满了广告Logo,但最高的一家赞助费不到2万人民币。

  意外击败邹市明凯旋,生活也没有实质的改变。但木村翔获胜后还是给自己买了一个奖品,他嘴里的奢侈品就是一辆安装了电瓶的自行车,价值不过人民币3000元……

  木村翔一直没有透露自己从那场拳王争霸战中拿到多少出场费,“这是秘密。”

  当听闻邹市明可能在这场比赛中拿到了300万人民币(邹市明官方宣布1000万人民币)时,木村翔很快回应“这不是真的”。

  而据澎湃新闻记者了解,木村翔在上海一战的出场费实际在2万美元左右,如果属实,这已经是他职业生涯最高的一笔出场费。

  但在物价昂贵的东京,这笔奖金根本无法让木村翔去过人们想象中拳王的优越生活。

木村翔在运输公司打工。

  与经济上改观不大相比,日本国内媒体和观众对他的态度恐怕更让远在中国的看客们意外。

  木村翔告诉中国媒体,自己工作的场所没有人知道他是冠军,他练拳的青木拳馆也透露,从未有日本电视台来拍摄过木村翔。

  “在日本没有上过电视是成不了明星的。”木村翔的想法很朴实,现在他只能通过在一些比赛前去场馆摆摊签售来提高自己在拳迷和观众心中的知名度。

  所售卖的东西除了签名照片,就是一件售价在210元人民币的纪念T恤,这(制作纪念T恤)是青木拳馆在木村翔获胜后唯一能为他做的事情。

  摊位前,木村翔的一袭西装和吆喝售卖的摊贩身份有些格格不入,他的那条象征着职业拳击界至高无上地位的金腰带则躺在一堆纪念品上,路人少有人问津。

  按照木村翔的说法,“倒是有更多中国人认识我,在日本已经有十多次被中国人要求合影”……

木村翔给拳迷签名。

  木村翔渴望通过职业拳击改变命运,但命运似乎还未伸出橄榄枝,可以肯定的是,这个年轻人的路还会继续走下去,一如他在上海出赛时的那首出场音乐《永远年轻》。

  “如果下场比赛的对手能确定,应该能赚更多的钱,也许那个时候就不用去打工了。”

  这是木村翔的愿望,而在上月底木村翔的卫冕战对手终于确定,为该级别头号挑战者五十岚俊幸。

  事实上,在卫冕失败后,邹市明方面也在积极磋商二番战的事宜。为了第一时间“复仇”,邹市明与妻子冉莹颖甚至飞赴美国与WBO进行沟通,但遭到拒绝。

  与此同时,WBO也没有给木村翔捏软柿子的机会,要求他在90天内进行强制卫冕(与排名最靠前的选手对战),这不能不说又是小人物木村翔一路荆棘的写照。

 

  原本木村翔对于再战邹市明十分乐意,毕竟可以带来更大的关注度和更高的出场费。

  但目前邹市明方面在不能确定比赛对手和日程的情况下只能静观其变,据消息灵通人士透露,邹市明未来三个月不会赛事安排,一切都等待年底木村翔和五十岚俊幸比赛的结果再做打算。

  倘若木村翔卫冕成功,邹市明挑战木村翔众望所归,一旦木村翔失利,邹市明及其团队很可能放弃PK木村翔的计划,转而挑战五十岚俊幸。

  五十岚俊幸曾在业余赛场惨败于邹市明,中国拳王有信心也有需要一战……

  看上去,从关注度和市场价值而言,输了拳的邹市明还有很大的回旋余地,而缠着金腰带的木村翔则需要靠拳头为自己争夺饭碗。

责任编辑:桂强

  原标题:击败市明的日本拳王竟在国内卖苦力,他想着再来中国一战

邹市明遭遇木村翔重拳。IC 图

  距离日本拳手木村翔7月28日战胜邹市明已经过去了三个多月,这位WBO新任拳王回国后的日子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没有本国媒体的竞相拜访,也没有赞助商的蜂拥而至,木村翔还是那个小人物。

  事实上,除了多了一辆代步的电瓶车,木村翔依然过着早上七点就开始为居酒屋送货的生活,金腰带甚至长时间收在租住的8平米小屋的床底下……

  而针对“这个小人物”,邹市明方面也希望再度夺回金腰带。

  据澎湃新闻记者了解,邹市明团队计划先等待年底木村翔和五十岚俊幸的比赛,倘若木村翔卫冕成功,邹市明再次挑战木村翔则众望所归。

木村翔。

  没钱,不舍得吃大碗牛肉盖饭

  “如果下场比赛的对手能确定,应该能赚更多些钱,也许那个时候就不用去打工了。”

  这居然就是新晋拳王木村翔当下最真实而简单的愿望。近日,《搏击周评》主创团队和国内资深拳击人士来到日本,走进了木村翔的生活。

  在中国拿到金腰带回国的当晚,木村翔和教练奔跑着去赶最后一班轨交而没有选择打车,当时多少就让外界对他的生活有所预判,但真实情况还是大大超出了人们的想象。

  早上七点前就赶到就职的荒木运输公司,负责把需要运送的酒品分敛装箱,约莫25公斤的啤酒罐靠一个人的力量抬上卡车,再分别送往下了订单的居酒屋……

  和大多数职业拳手早上晨练不同,木村翔甚至连吃早饭的时间都没有,更别说训练了。

木村翔在上海获得金腰带。

  上午干到十一点半,下午还有两个小时的工作,一周上三到四天,“临时工”木村翔显得很辛苦,午饭通常就在便利店买个便当解决,有时候会在去吉野家吃小碗的牛肉盖饭,差不多20块人民币。

  “偶尔也会来个大碗的,没办法,没钱嘛。”在被问到会不会加个生鸡蛋,木村翔憨憨地笑着,“不会,不会,那太浪费了。”

  木村翔与人交流时脸上总会带着习惯性的微笑,但你明显能够读出他生活的不容易,他渴望能够专心打拳,不过一份送酒的工作对于当下的他同样珍贵。

  “现在不能不干,还得先顾着生活啊。”作为一个送货员,木村翔的住所是一间租住的8平米小屋,每月租金5万日元,约合人民币3000元。

  “贵吧?!”嘴里吐出这简短的一个词时,你能感觉到这是木村翔最真实的反应,不加任何掩饰。

木村翔在运输公司打工。

  

  事实上,从这个日本年轻人进入中国体育的视野以来,他就一直受困于经济。

  为了筹措来中国比赛的费用,他的比赛短裤上印满了广告Logo,但最高的一家赞助费不到2万人民币。

  意外击败邹市明凯旋,生活也没有实质的改变。但木村翔获胜后还是给自己买了一个奖品,他嘴里的奢侈品就是一辆安装了电瓶的自行车,价值不过人民币3000元……

  木村翔一直没有透露自己从那场拳王争霸战中拿到多少出场费,“这是秘密。”

  当听闻邹市明可能在这场比赛中拿到了300万人民币(邹市明官方宣布1000万人民币)时,木村翔很快回应“这不是真的”。

  而据澎湃新闻记者了解,木村翔在上海一战的出场费实际在2万美元左右,如果属实,这已经是他职业生涯最高的一笔出场费。

  但在物价昂贵的东京,这笔奖金根本无法让木村翔去过人们想象中拳王的优越生活。

木村翔在运输公司打工。

  与经济上改观不大相比,日本国内媒体和观众对他的态度恐怕更让远在中国的看客们意外。

  木村翔告诉中国媒体,自己工作的场所没有人知道他是冠军,他练拳的青木拳馆也透露,从未有日本电视台来拍摄过木村翔。

  “在日本没有上过电视是成不了明星的。”木村翔的想法很朴实,现在他只能通过在一些比赛前去场馆摆摊签售来提高自己在拳迷和观众心中的知名度。

  所售卖的东西除了签名照片,就是一件售价在210元人民币的纪念T恤,这(制作纪念T恤)是青木拳馆在木村翔获胜后唯一能为他做的事情。

  摊位前,木村翔的一袭西装和吆喝售卖的摊贩身份有些格格不入,他的那条象征着职业拳击界至高无上地位的金腰带则躺在一堆纪念品上,路人少有人问津。

  按照木村翔的说法,“倒是有更多中国人认识我,在日本已经有十多次被中国人要求合影”……

木村翔给拳迷签名。

  木村翔渴望通过职业拳击改变命运,但命运似乎还未伸出橄榄枝,可以肯定的是,这个年轻人的路还会继续走下去,一如他在上海出赛时的那首出场音乐《永远年轻》。

  “如果下场比赛的对手能确定,应该能赚更多的钱,也许那个时候就不用去打工了。”

  这是木村翔的愿望,而在上月底木村翔的卫冕战对手终于确定,为该级别头号挑战者五十岚俊幸。

  事实上,在卫冕失败后,邹市明方面也在积极磋商二番战的事宜。为了第一时间“复仇”,邹市明与妻子冉莹颖甚至飞赴美国与WBO进行沟通,但遭到拒绝。

  与此同时,WBO也没有给木村翔捏软柿子的机会,要求他在90天内进行强制卫冕(与排名最靠前的选手对战),这不能不说又是小人物木村翔一路荆棘的写照。

 

  原本木村翔对于再战邹市明十分乐意,毕竟可以带来更大的关注度和更高的出场费。

  但目前邹市明方面在不能确定比赛对手和日程的情况下只能静观其变,据消息灵通人士透露,邹市明未来三个月不会赛事安排,一切都等待年底木村翔和五十岚俊幸比赛的结果再做打算。

  倘若木村翔卫冕成功,邹市明挑战木村翔众望所归,一旦木村翔失利,邹市明及其团队很可能放弃PK木村翔的计划,转而挑战五十岚俊幸。

  五十岚俊幸曾在业余赛场惨败于邹市明,中国拳王有信心也有需要一战……

  看上去,从关注度和市场价值而言,输了拳的邹市明还有很大的回旋余地,而缠着金腰带的木村翔则需要靠拳头为自己争夺饭碗。

责任编辑:桂强

安徽治疗癫痫大概费用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01121215638